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回复: 0

半兽人

[复制链接]

6273

主题

627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18
发表于 2018-5-16 20: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其实我们的心和禽兽的心没有什么两样,都有两个心房和心室。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不为人知的念头,只要在自己的空间里,或者受到兽性的蛊惑,我们就会释放出邪恶的灵魂野兽。那时候,我们就是半兽人。
   
    半兽人
      
   
    肥子是我最好的朋友,身高170cm,体重90kg,再加上一颗浑圆的脑袋和永远眯着的小眼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象一个不倒翁。
    这厚道的长相帮了他大忙,所以他是我们公司人缘最好的人。
    “今天白洁请我到她家去玩。”肥子下班前得意的说,仿佛得了地主表扬的佃户。
    “有出息,不过经理的品味也太差了吧。”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嘛!呵呵。”
    虽然我那样说,其实心里不是滋味,毕竟得到美女的垂青是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我也是单身,兔死当然狐悲。
    人力资源部经理白洁是公司内部网站投票评出的第一美女,相貌端庄,造型时尚,尤其是套裙下晶莹修长的双腿,让公司里许多已经当爹的男人都很想离婚。所有的女人都恨他,不仅是因为她艳若桃李,还有20万的年薪,更因为她从不自恃貌美聪明位高权重而冷若霜拒人于千里之外,在亲和力和合作精神两项指标调查上她的部门也遥遥领先。但她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太完美的人基本都是这样,不过太糟糕的人也基本都是这样。
    第二天,肥子没有来上班,电话关机。我去他的房子敲了半天门,没有动静,我只有离开。
    第三天,肥子还是没有来。
    第四天,我不得不叫物业撬开门进去。地板上有几个奇怪的脚印,像人又像什么动物的。屋子里弥漫着腥臭的味道,没有活物,那只虎斑纹波斯猫在淹死在鱼缸里,一缸热带鱼全在水面上翻着五颜六色的肚皮。
    肥子失踪了。
    我去问白洁。
    “我没有请他去啊?”她比我还疑惑,但这无辜的语气和眼神实在不容置疑。
    所有人都会相信她的话,因为她根本不可能请肥子去她家,在自然界里,癞蛤蟆是不可能吃上天鹅肉的,人类社会也一样。
    事实上公司里从来没有任何人进过她家的大门。那所别墅是一个禁区,谁进去谁就会成为全公司男人的公敌。
    只有我不相信她,因为我更相信肥子。
    我在白洁的房子里装上了微型摄像机。这并不困难,因为有很多家政公司提供这项服务,只要你出得起钱。我是有偷窥嗜好,但这次只想看看肥子究竟在那里干什么,当然如果美女有在屋里裸行的习惯,我也顺便看看。
    镜头里出现一个女人的瘦削的后背,从装束看她应该是白洁请的保姆。这种女人没有理由亲自做家务。
    她正在擦家具上的灰尘,书架还能继续用这种药物治疗吗?、花瓶、灯台……一件接一件,动作缓慢,很细致认真的擦。不知道这么豪华的房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厚的灰尘。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装有摄像头的这副人物肖像。
    我的眼黑龙江那里的医院治皮肤病好点球几乎脱框而出,瞳孔放大了一千倍,随即我的胃开始剧烈痉挛,我不仅吐光了刚吃的晚饭,还吐出了苦胆汁。
    这是怎样一张脸啊。一只眼睛是一个黑窟窿,深不见底,鼻子塌掉了半边,可以清楚的看到鼻甲骨折断的印记,上嘴唇上有一道裂缝,一只延伸到右脸颧骨处,把整个右半边脸拧成了一团,下嘴唇是瘪进去的,我估计最少少了六颗牙齿。她的她伸出手来擦这副画,我看到她的右手的小指是折向手背的,并且短了一截。
    我闭上了眼睛,但这张脸却更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我赫然发现,那条贯穿右脸的猩红的疤痕上没有看到缝针的痕迹,可见这可怕的伤口是自然愈合的。还有,那仅存的一只眼睛告诉我这是一个女孩,起码要比白洁年轻。
    我怀疑家政公司装错了摄像机,白洁的家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怪物。但很快我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白洁已出现在客厅里,一如既往的窈窕动人。
    她扔下手袋,打开电视,斜躺在沙发上,修长的腿翘在皮面咖啡桌上,精致的高跟鞋在她脚尖摇摇欲坠。
    那个有着魔鬼面容的保姆瑟缩的走到她的脚旁边,小心翼翼的替她脱鞋。就在她双手捧着鞋转身的一刹那,白洁手中的遥控器突然砸在她的头上。摄像机没有传来声音,但从白洁的表情可以推测出她很愤怒,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那么美丽的脸竟然可以如此狰狞。
    小保姆一手抱着鞋,半跪在地上去捡遥控器,白洁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起桌上的一只金属烛台,劈头盖脸的朝保姆的头上身上砸。
    女孩蜷缩在地上,血顺着她残破的脸流到地上,但她却面无表情,既不躲避也不招架,任凭变形的蛇形烛台不停的落在她的前额上。
    白洁咬牙切齿抡圆手臂挥舞着鲜红的烛台,血撒在她纷扬的栗色头发上。
    烛台终于断了。
    白洁还在咆哮着,她扭过头从桌上抓起一双筷子,一只利爪卡住那女孩的下颌,把一双筷子从她口腔狠狠插了进去。
    保姆双手捧住自己的僵直的咽喉,在地上来回的翻滚着。
    夕阳的余晖从落地窗直射进来,白洁优美的身形在阳光下拉伸弯曲,逐渐变成一条巨大的眼镜王蛇。她高昂起宽扁的头颅狂笑,我看到她的胳臂和脸上闪烁着鳞片的光。
    晚上,我做了一夜噩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怪兽,窜进了白洁家的花园里。我看见地上躺着一只巨大的眼睛王蛇,我知道那就是白洁,白天她是人,晚上就变成了蛇。于是我肆无忌惮的和她,听见她愉快而痛苦的呻吟。
    偌大的马路上空无一人,只有风卷着白色的塑料袋飞舞。
    我窜进路边一个个陌生的房子,每个房子的主人都是怪兽,有的象狼,有的象豹子,有的象老鼠,有的象刺猬,有的象猪,有的象狗,有的象螃蟹……一律都直立行走着。尽管他们变了样子,但是我看他们一眼,就知道我从前在人群中见过他们的眼睛。
    我想找到肥子,但是翻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
    第二天,上班我迟到了。我焦虑的在电梯前踱步,生怕被哪个领导看见。电梯从16层下来,红灯没有间断的从16F变成1F。门向两侧抽开,白洁从里面疾步走出,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好啊你,又迟到啦。”她看着我幸灾乐祸的笑着说。
    她的眼神和笑容很暧昧,仿佛我们之间有了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
    我象往常一样,尴尬的一笑,进了电梯。
    往后的许多天,什么都没有改变,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在公司里白洁还是那么的光彩照人聪明干练,在她的别墅里,她还是每天都变成眼镜蛇,残暴的对待那个半死不活的女仆。那个女孩的头发几乎被她拔完了,光秃秃的头皮上密布纵横溃烂的伤口。
    我把她的犯罪事实刻成一张光盘,匿名寄给了公安局。但是如同我投出的很多稿件一样,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我想,是因为现在这样的人太多了。
    从那以后,我每夜都会做类似的梦,梦见自己变成驴样怪物,垂着巨大的生殖器,和各种各样的女人变成的怪兽性交。但是我每天早晨照常上班,西装革履,召开会议,发表演说,标准的成功人士。
    周六下午,一个同事过生日,大家一起去KTV唱歌。每个人都喝了很多酒,所以丑态百出,我枕着一个女人的腿就睡着了。
    那个噩梦如期而至。
    我醒来时看见包厢里横七竖八的躺着怪物,有的嘴角还流着呕吐物。我巡着震耳欲聋的噪音来到舞池,看见摩肩接踵的怪兽在那里尖叫着挥舞臂膀,高台上的铁笼里,几条蛇兽盘绕在钢管上搔首弄姿。我一下亢奋起来,纵身就要扑上去。
    但是一头熊兽挡在了我面前,他咧着嘴,露出锋利的犬齿。我从他的眼睛认出他就是肥子。
    “呵呵,好久不见了。”他傻乎乎的笑着。
    “你到哪里去了?我以为白洁把你杀了。”
    “我不吃她就不错了,走吃宵夜去,不过我倒应该感谢她……”
    他把我带到负一层的餐饮部。几只螳螂把我们的饭菜端了上来,酒瓶里流出血一样的液体,盘子里盛着婴儿一样的东西。肥子扭下一只腿,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连骨头都没有吐出来。我也试着吃了一块,生的但很好吃。
    “我们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什么样子?”他看看自己又看看我,很惊异的说:“本来就是这样啊,你不是老说我象狗熊嘛,呵呵。”
    “这到底是梦还是真的?我最近老是做这样的梦。”
    “我看是梦想成真了吧,你和白洁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不过没什么,大家都一样,心照不宣。”他吞下一块肝脏接着说道“其实我们的心和禽兽的心没有什么两样,都有两个心房和心室。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不为人知的念头,只要在自己的空间里,或者受到兽性的蛊惑,我们就会释放出邪恶的灵魂野兽。那时候,我们就是半兽人。”
    “……”
    “你不相信?来,我们做个实验。”
    他来到酒店大门口,桔黄色的路灯下车辆川流不息,夜市上有许多散步的老人和孩子,他们都是人的样子,但是他们好像看不到我们,或者根本就觉得做好美肤是很必要的我们的样子没有观赏的价值。
    “你看。大家都不以为然,因为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肥子走到了人行道上,我看见他边走边褪去皮毛,最后他象个不倒翁一样眯着小眼睛望着我笑。
    2006-3-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