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回复: 0

坠入大海的烟火

[复制链接]

6273

主题

627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18
发表于 2018-5-16 21: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坠入大海的烟火
      
   
    梦醒了,不知道自己在何处。
    睁开眼,没有一束光愿意在我的眼前逗留,只能感觉到他们在眼前留下了丝丝光影,却从来把握不住。
    风!不知道从哪里来。却好像更多情了些,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脸,凉凉的。
    我浑身颤了颤,想要从那突如其来的冰手里挣脱出来。可当她远去,我却开始思念那种凉。
    声音萧瑟,发出草木间的天籁。两片叶飘散在我的肩膀,像个孩子一样依偎在我的身旁,不愿离去。
    银光在海面闪动,有些刺眼。所以不再去看。
    我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没了睡意。
    哪里?为什么我在这里?要做什么?我想着。
    在黑夜里,我摸到了棵树,结实,起码我能安心的坐下来,靠着他有力的臂膀,不用担心树会坚持不住。
对于豆腐我们不能过量吃    无聊的撤下一朵花,然后掰下花瓣,想了个想知道的事情来算了算。结果给自己数忘了。因为发现,那个没有了花瓣的花是这么可怜,光秃秃的孤家寡人,宿命还要让我将这样的她抛弃。再去寻找那些散落的花瓣,就像水滴到了大海,再也没有办法再找回原来的了。可能因为他们都一样吧,拿起一把,想要装回去,却总也不能找回原来的样子。
    散了就散了,没有余地!这样总比衰败好!
    我明白,这只不过是种心理安慰,更直白的说是在骗自己。或许我们就是这样被自己骗大的。为了自己从自己给自己的苦海中挣脱出来,一次又一次给自己找理由。然后又把自己骗回到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悲中……
    ……
    ……
    我望着天上的星空,等待着下阵凉风。有点被零微的星光刺伤,不再去看。却发现这个世界变得越发暗淡,就连自己的身影也无法分辨,更无处寻觅。或许,这个世界已经把我淡忘了,我只是刚才飘落的叶片、被自己撕碎的花瓣,却多了双眼来瞧瞧同类们颜色。
    粟……
    什么?
    红色的光!自己!
    呵,找到了!我看到我自己了!
    咖啡中带着奶茶甜味的颜色,穿在我的身上,很宽松。牛仔裤,尽管有些褪了色,但留下的是如天空般的蓝色那样清澈透亮。黑色的篮球鞋,没有太多花哨的装饰,只是想站起来,带着他奔跑。
    “啪!”
    怎么了?
    天空!烟花!
    世界突然成了另一个样子。夜依旧是夜,空也依旧是空,不过不再被黑色的死寂压得喘不过气来,却被红色装典得无限奇特,让我充满了好奇……
    嘶……
    ……?
    暗了……
    还没有来得及去想自己究竟想要知道的是什么,又暗了。一切都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除了我,那片不再相信自己只是花瓣的花瓣,那个还在守候下次灿烂季节的孩子,注视着远方曾经灿烂过的天空,就像要迟到时等待公交车那样死死的盯着马路的尽头,生怕再错过一班。
    光点!藏在灰暗和朦胧中却越发显得明亮!
    嗖……!
    烟火闪耀的光芒滑向了天空!我跟着它扬起了头,希望能飞得更高,却更盼望着她绽放的那一刻。
    很幸运,她来到了我的头顶,就像是专程来和我打招呼的一样。我微笑着,或者说是眯上眼,只想要仔细的看清而已,不过心中带满了幸福。
    啪!
    璀璨……
    我没有眨一下眼睛,也不愿错过一丝光影。烟花在我的头顶绽放,灿烂的花瓣沿着风划出优美的弧线。眼沿着这弧线一直来到不能再看到她们的地方,看着她们再次消失,看着黑暗再次来临。
    没有了急切,没有了渴望,因为知道下一朵还会来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尽管是迟早的事。
    风又来了,好像更冷了些,因为没有烟花那么灿烂。却好像又没有那么冷,因为你不像烟花那么高傲,让我们总是可以那么亲近,你也总是可以带来些不让我孤寂的气息。
    瑟瑟声外,似乎多了些什么。我回头张望风吹来的地方,却忘记那里已经回到了黑暗。
    我的影子突然格外明晰,草地上的光从背后袭来,世界再次被灿烂烟花的光芒笼罩,显得明亮。
    借着这明亮却短暂的亮,回头再去欣赏遗失的美好,捕捉她留下的遗迹。一无所获!只有她又带走的几片叶子又在空中飘荡,树又回到了往日的平静,却有些许不同。
    女子,不知道从哪里来,坐在了大树的底下。仰着头,直直的望着天空,像个孩子一样傻傻的伸长自己的脖子,把头放在自己的手上捧着,等待烟花的绽放。然后露出傻傻的幸福的微笑。接着又等待下一朵的绽放。
    我不想打扰她,没有走近,只是站在了原地,远远的看着她的笑,就像她看着天空的烟花一样,也露出了和她一样黑芝麻能有效治愈外阴白斑吗的微笑,感觉到了和她一样的幸福。我明白其实我不想打扰的不只她一人,还有我自己,大概还包括这整个安静的世界。
    ……
    又一朵烟花坠入了大海。
    “真想永远在这里!”女孩不知道是对谁说,但这里只有我和她俩人。
    “呵,美吗?”我知道她看见我了,没有再伪装的理由,向她走去。
    “嗯!”像个孩子一样回答。
    “烟花是吧!”
    “是啊!?”我走到她身旁,她看着我的脸,“不美吗?”
    “当然美,只不过美又怎么样。我不在意了。”
    “坐这里吧!”
    我在她的身旁坐下,想看清她的脸却没有了光。
    “一个人看觉得有点孤单冷清,陪我一会儿可以吗,就算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也陪我会儿好吗?”
    我对她笑笑,装出无奈的苦笑,既然我坐下来了,就没有理由为了拒绝再站起来。
    女孩看着我的脸,问我:“你也是专程到这里来看烟花的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笑了笑,让她看清我嘴角里的字。
    似乎女孩没有动我的意思,“为什么一个人呢,不觉得一个人很无聊吗?”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一个人,就当是上帝这样安排的吧!”我转过头来想等着下一朵烟花升起的时候看着她疑惑的眼神。
    啪!天空又亮了。没有看见她的眼,看见的是她长长的发飘散在空中,却不零乱,滑到了我的脸,痒痒的。然后又落回了她的肩膀。她依旧傻傻的看着烟花,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呵呵!是吗?你也这么觉得?”
    “这是哪里,你知道吗?”
    “看烟花的地方。”
    “谁在那里放呢?”
    “恩--上帝吧!”她笑笑。
    “上帝他老人家,为什么现在放啊?”我这么问她.
    “哈哈!是为了逗我开心。”
    一张臭美的脸,却显得很幸福。
    “为什么不是为我呢?”
    “如果你愿意,上帝也会为你放烟花的啊!”
    “是吗,那我要怎么做呢?”
    “坐在这里,欣赏她的绽放。就当是为自己开的!”她用手指着天空,还没有指到想要指的烟花,天空就又暗了下来。
    我沉默了,不是因为没有听懂她的话,只是觉得她像自己,喜欢自我安慰,喜欢用一种骗自己的方式来左右自己的心情。是无奈的方法,还是只是种习惯?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谁也不知道。
    没有看天空,看着自己的鞋子。“我明白,但真的可以这样吗?”
    “只要你愿意相信自己。”
    “恩,但世界不会因烟火的暗淡消失!”
    “对我来说,会的!因为对我有意义的只有烟花而已。”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口气变得淡淡的、冷冷的。
    “那你能接受自己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和花瓣一样的看客?”
    她低下了头,也看着她自己那双白色的运动鞋,可能不算运动,因为更像布鞋,朴素。刘海落了下来,遮住了她的脸,透过缝隙看到的仍是一个女孩的笑,却没有那么清澈一些鸡蛋不可食用购买时要谨慎,或者说那根本只是痛苦的强颜欢笑。天空又暗了,我知道她会在下一朵烟花再次绽放的时候给我一个答案,但我也不确定,在这个黑夜中,在她美丽的刘海下究竟会有多少泪。
    当下一朵烟花绽放的时候,她也把自己埋着的头抬了起来,没有泪痕,还是孩子般的笑。“呵呵,做一片美丽的花瓣不好吗?”
    “美丽的,往往太短暂。不是吗?”
    “如果烟花都像灯一样挂在头上,还会有人看吗?”
    “嗯……”我欲言又止,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明白她所说的,也知道我们更本只是同一类人。她在瞬间光亮的世界中捕捉烟花的灿烂,而我却在瞬间绽放的烟花下寻找她的笑颜。
    有些累了,她靠到我的肩膀上,“借我躺躺,可以吗?”她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脸上,像是撒娇。
    “好吧,这样我就可以知道你不是花瓣了。”我笑笑。
    “放心!你变成花瓣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
    “啪啪啪!”天空中的烟花突然多了许多,就好比一道盛宴,现在才是上主菜的时候。我想要站起来,却被她的头压住。我惊奇于她并没有像我一样兴奋,也没有像一个孩子一样跳起来。她还是安静的躺在我的肩膀上,望着天空,眼神却多了丝没落和黯淡。
    “怎么了,累了不想看了吗?”我耸耸肩,让她知道我在叫她,“不是上帝的礼物吗?”
    “呵呵!”她用只有我能听见的低声说,“快结束了,就像一场宴会,人们总会将结束留在高潮。”
    “大概是吧!”我没有在意她的话,觉得她似乎是困了,想睡了。
    渐渐,我开始厌倦了烟花的节奏,它也慢下来,可我总没有刚才的那种期待,因为我知道它终究是会照亮一次这个世界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似乎女孩是真的睡着了,我一只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肩,感到她的呼吸离我很近,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给了一个吻。感到她身上的温暖。
    没有做什么。只是感觉到她,不是花瓣,尽管她无所谓。
    我闭上了眼睛,因为没有什么可以看的了,我也累了。耳朵里回荡的是烟花坠入大海的嘶嘶声。打了两个呵欠,眼泪从眼角滑落到脸颊,觉得这样很舒服。
    ......
    Zzzz......
    ......
    又醒了,回到了城市,窗外飘进了汽油的味道。
    身边的女孩?
    不见了。
    感到手里有什么东西,摊开手心,一片普通的花瓣,盈上了几滴露珠。是她?我在想。或许她本身就是片花瓣,藏满了泪水的花瓣。
    我没有痛哭,只是心头有种嘶嘶的响声,是烟花坠入大海的声音。
    在每一朵烟花离开地面之前,它们不仅做好了绽放的准备,同时也做好了坠落的准备,尽管最后还是发出那种挣扎,留下最后的泪水。
      
      
    后记:
    有人在流星越过面前时许下愿望;有人愿意将自己的愿望放进漂流瓶里让她穿越海洋;我愿意将愿望托付给烟花,让她坠入海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