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回复: 0

    生男生女

    [复制链接]

    2793

    主题

    2793

    帖子

    844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46
    发表于 2018-5-16 22: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男生女
          
       
        一
        星期天上午十点多,高虹和朋友春枝在卧室里正眉飞色舞地谈着自己怀孕的事。春枝是高虹的好姐妹,从幼儿园起就在一块儿,一直到大学木瓜的提升曲线作用毕业分配工作才分了手,两人到了一起,无话不谈。“咚,咚咚!”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打断了高虹的谈兴。高虹气喘喘地迈着步子,来到门口打开门一看,是婆婆。婆婆住在乡下,离县城五十多里,每次来都要跑三四里土路到公共汽车站乘车,来一趟很不容易。
        婆婆左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是鸡蛋,右手提着一个小口袋,里面装的是玉米面。“妈妈,您来了。”她尽管很不情愿见到婆婆,但婆婆来了,她还是很尊重地喊着,吃力地接过婆婆手里的篮子和口袋,很轻快地将婆婆引进客厅的沙发前,让她坐下,倒了杯茶,“妈,您早饭吃没吃?没吃我给您下面条。”
        “能不吃饱饭来?!” 婆婆不知是因一路赶车地辛苦,还是看媳妇挺着肚子的样子不顺眼,没好气地说。
        “妈妈,今天您怎么不先来个电话,提前打个招呼?”高虹问着婆婆的话,随手掏出小灵通,拨妈妈的手机,告诉上街买菜的妈妈,让她再多买点菜。可怎么拨也没反映,看来是小灵通的信号问题。
        “我打招呼又怕你会躲着我,我来还不是为你怀孕的事?你怀孕已经快六个月了,再不弄清楚是男是女下决心可就迟了,再迟了就是知道怀孕的是女孩,怕也来不及做手术了。”婆婆很认真地说。
        “大妈来了!”春枝从她们的讲话中听出来人是高虹的婆婆,便从卧室来到客厅,招呼着。
        高虹用手指着春枝:“妈,这是我的朋友春枝,她听说我怀孕了,专门从南京赶来看我的。”
        婆婆抬了下屁股说:“春姑娘,真难为你了,坐!”
        春枝在高虹的旁边坐了下来,三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好像谁先开口就会被别人捉到什么错似的,都不讲话,室内沉静着。
        高虹为了打破沉闷,站起来打开电视,巧,播的是韩国的电视剧,镜头中婆婆见媳妇妊娠反映强烈,呕吐得厉害,就说,凭我的经验,怀孕后吐就是女孩,不吐就是男孩。你看,你吐成这样,这一胎肯定是个女孩。儿子与媳妇做了个鬼脸,笑着对妈妈说,妈妈,我们夫妻俩已商量好了,我们要个女孩。婆婆笑着对媳妇说,生男生女都一样……
        婆婆喝了口水,望着春枝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你家生的是男孩女孩?”
        “大妈,生男生女都一样,我就是一个女孩,我们全家都很高兴。”春枝的爸爸妈妈是城里人,可公公婆婆也是农村人,对她生了女孩也有几分不高兴,公婆在她怀孕时曾与她商量过几次,让她查了B超,要她采取措施,中止妊娠她没有买账。但在这种场合,她只能这样说。
        “生男生女都一样,说得轻巧,割下二亩田稻把,让你们这些女孩子去挑!”沉闷虽然打破了,但是生男生女不一样的情绪却表露了出来, “我上两次来就说过,高虹肚里肯定是女孩,你看刚才电视里也这样说,我怀孕两胎,生了两个儿子,除了有一阵子胃口有点不舒服,吃得少点外,从来就不知道吐是什么滋味,我家高虹一怀孕就吐,这就是女孩子的见证。” 婆婆拉高虹,示意让她站起来。高虹不知她的用意,但知道她可能又要查看什么,很不情愿,但见春枝坐在旁边,也就不得不站起,不让春枝看出什么。婆婆撩起高虹的上衣,指着肚子,“你看,这肚子多蠢,五个多月,肚子尖尖的才是男孩子,肚子圆、蠢是女孩。”
        今天春枝来,高虹知道她在家里的尴尬,最怕谈生男生女的事,可婆婆一见面又谈生男生女,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高虹站起来的时候就不情愿,这一说更让她别扭,她推开婆婆的手坐下来,想着自怀孕以来婆婆关心着自己生男生女的情景。
        二
        那是一个星期三的早上,高虹算了一下,月经过月已经有10天了。一上班,出差刚回来的主席祝红来到她身边,问她怀孕的事,没说几句,其他姊妹们也围了上来,有的问这问那,寻根究底;有的动手动脚,把她的衣服撩起,看她肚子,把她弄得怪不好意思的。高虹28岁,在县妇联上班,结婚2年多才怀孕。她对自己怀孕心里有数,很高兴。但是她还是不放心,怕人家说她不稳重,上一周有人查她的例假,问她怀孕的事,她曾矢口否认。妇联主席待她特别好,对她怀孕的事也很关心,每隔一段时间总要问问查查,现在经过大家这么一乍乎,怀孕的事是没法再瞒了,她只得承认,并把这个喜讯告诉在外县工作因加班两个多星期未来家的丈夫。
        丈夫鲁磊与高虹是同学,比高虹小两岁,两个人在大学里是同班同学,从大二的时候就开始恋爱,分配工作后又电话短信不断,还三天两天的约会,尽管因此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在单位职务上都没有得到升迁,但他们彼此都没有半点埋怨对方的意思,还是将恋爱进行到底。丈夫听到这个消息可高兴啦,没到星期天就请假提前回来了。他在回家之前,还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爸爸妈妈。
        妈妈接到儿子的喜讯来到城里,鲁磊与高虹到车站去接她,一见面她就抓住高虹的手问高虹是从哪一天算起,寻根究底一番后又拿出一张写着什么的纸,将问的情况与上面对照,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按照这个上面说的在那个时段怀孕的是女孩子。停了一会婆婆将那张纸收起来,神秘兮兮地又说,不过,这还不一定,我问过我们家的二先生,他说小册子上说的只能作参考,还要看其他方面,如命运啦什么的。
        婆婆十分关心高虹最近喜欢吃什么,是酸还是辣?当高虹说吃面条什么就要放些辣椒时,又要高虹将衣服解开,看了又看,呷着嘴指着肚脐上面的一道纹说,看来不满意,这是妊娠纹,男孩儿这条线长,一直到胸口,很直,女孩子线就此疾让男性苦不堪言后何去何从短。你看,你这个才多长一点,还是根斜线,我看你肚里肯定是女孩子。说着,她又将高虹的丈夫鲁磊叫到旁边说,儿呀,你媳妇高虹也在这,现在按政策你们只能生一个,尽管我们家有你与你弟弟弟兄两个,但你弟弟已经没指望了,现在惟有靠你。鲁磊你如何诊断是麻风白斑还是白癜风是老大,我养你的时候,你是男孩子,一家人都很高兴,可你一满月,你爷爷奶奶开家庭会,要我们再生一个男的。说儿子多走出去都不一样。说弟兄多没人敢欺。说一个不保险,两个才安全。为了生你弟弟,你二岁的时候,我与你爸就狠心将你放在你外婆家里,我们东躲西藏在外打两年多游击,花钱找人拿节育环,怀孕了又托关系请人查B超,总算如愿。我来的时候你奶奶和你爸都再三关照,要我留个心眼,提醒你们头胎要生个男孩儿,为鲁家争气。你们这胎不生个男孩,鲁家可就完了。你们都是有工作的人,拿我们当农民的不同。那个时候我们可以什么都不顾,村里对我们抓不着搔不着,无可奈何。现在,你们都端着公家的饭碗,不能儿戏,所以必须考虑一个万全之策。虽然现在我还没有多大把握说高虹肚里怀孕的就一定是女孩,还要等等再说,但你们必须想办法提前找人查B超,或者查什么染体(染色体),及早确定是男是女,也好采取措施。最后还关照,这话家去不要说,不能让你爸妈知道。
        在高虹怀孕三个多月的时候,婆婆第二次来了。那是一个星期六,婆婆临来之前给休假的儿子打了电话。可巧,妇联主席要高虹与她一起去乡下参加一个活动,婆婆一进门见高虹不在,就七十二个不高兴,但她仍耐着性子等媳妇回来。
        高虹回来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不在,妈妈出去与人打麻将,爸爸到朋友家作客。鲁磊开了门,高虹跨进来,喊了声妈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婆婆就带着笑脸站在高虹面前,朝她脸上看。这看与正常看不同。她靠得很近,看得很细。她不是看轮廓,而是像查什么,看了又看。第一次与鲁磊回家时婆婆也没这样看,今天这一看,让高虹感到莫名其妙,问:“妈,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我告诉你一个诀窍,是小子就丑母亲,是小妞就靓妈妈。你看你的脸上一点都不像是有孕的女人,满面红光,没斑没痘,倒像是个电影演员。”婆婆说。
        高虹听了婆婆的话,脸色很难看,但又不好发作,只能忍着。
        鲁磊听了母亲的话,看了一眼高虹的脸,知道高虹很不高兴,连忙说:“妈,你看你说的,倒像个闯江湖的相面先生,什么话都说。我妈(指高虹妈)听到又要不高兴了,你能不能少说这方面的话,让高虹怀孕有个好心情。”
        高虹听了鲁磊的话,难看的脸色转了过来,打起了精神拿出气量大度的样子说:“鲁磊,你看你,对妈妈说话也这么没尊没重的,多不好!”
        婆婆听着儿媳妇的话,也扮着笑脸问高虹最近是不是有了变化,喜欢吃酸了?高虹勉强地应付说,也吃。她知道,婆婆这又是对她进行“审问”和强化教育。但她只能将这不快放在心里,她不能对婆婆说出目无尊长的话。婆婆问后,站在那皱着眉像想着什么,停了好一会,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一只手抓着高虹的一只手,一只手撩起媳妇的上衣,问高虹肚子动的情况。当她听高虹说肚子已动过好多次了,婆婆脸上的笑容顿失。愣了好一会儿又问,胎儿在哪边动,高虹指着肚子的右边说,在这边动。婆婆的脸色更难看,仿佛上了一层腊,停了半天才开口,说,胎儿动得早,怀孕的是女孩,动得迟,就是男孩;胎儿在左边动,是男的,在右边动,就是女的。现在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像是女孩。你们夫妻俩不管想什么办法,都必须在高虹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查B超,好让肚子里的胎儿是男是女……
          
        三
        铃   “亲家来了!”“亲家来了!”高虹的妈妈和婆婆好像是同时说出这句话与对方打招呼的。
        婆婆站起来说,高虹怀孕了,很多事都应该是我忙的,真难为亲家你了,今天中午我来做一顿饭,也让你歇息。说着就从高虹的妈妈手上接过了盛菜的塑料袋子,不容分说地忙乎起来,连高虹妈妈到厨房帮忙都不让。还好,早上高虹妈妈去买菜,因春枝是客人,为她多买了几样,做起来菜的样数不算少,七拼八凑的也有六个菜,十一点刚过,还没到往常吃饭的时间,就一样样端上了桌子,正巧,鲁磊也赶了回来,五个人坐了一桌,没上白酒,只上了点饮料,客套了一阵子后吃了起来。婆婆每样菜吃的都香,春枝也勉强吃着,可高虹每样菜伸了一筷子就不动了。没有一样可口的,全放了醋,酸得不敢靠嘴,只能陪着坐,妈妈见到如此情景,知道亲家的用心,也知道女儿的苦恼,冲了碗汤,让女儿陪着大家。
        碗一推,春枝就告辞走了,高虹要送,她坚决不答应,说送客千里终有一别;说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身子如此之重,不当玩意的。送到门口春枝硬推着让高虹回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