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回复: 0

黄昏

[复制链接]

6273

主题

627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18
发表于 2018-5-16 23: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昏
      
   
      
   
     如你在黄昏时候路过贺家庄的贺家石桥,你一定能看见一个小男孩,独自趴在桥墩上。如果你好奇,问他一个人待在桥上干什么。男孩孩就会昂起小脑袋,骄傲的说,我在陪我的亲娘。
    这是我现在所能回想起的最早的记忆的一部分,这些记忆都与贺家石桥   在我的记忆里,梅四爷也喜欢来桥上玩。梅四爷拄着黑漆漆的盘龙拐杖,来到 桥上。我叫他,四爷。他似乎没有听见。梅四爷静静地在桥上站了好一会儿后,突然将右手的拐杖递到左手,然后身体左倾,抬起右脚,试了几次,踏上护栏,接着,梅四爷稍微蹲下身体,右手抓住护栏,“嗨”一声,奇迹般蹲在了护栏上。梅四爷蹲在护栏上稳了一会,慢慢慢慢直起身子,终于站在了护栏上。
    梅四爷站在了护栏上,我就只能看到一个颤巍的背影,还有一个长长的影子,从桥那边延伸到桥这边,再跌落到桥下暗红色的铁轨上上。
    “孽子啊......我辛辛苦苦将你拉扯大.......”梅四爷一开唱,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到桥上来听梅四爷唱戏。梅四爷当年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角色,无人不知。不一 会儿,人就挤满半边桥。我想钻到空的那边去听,不知道被谁一把给拽了回来。我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梅四爷的儿子儿媳们也跑来了。这时候,梅四爷腰板更挺,声音更亮了,一唱三折,气冲云霄。
    “爹,你干什么....爹,你快下来......”
    “啊......呀呀..呀.....”
    “爹,..爹....”
    “四爷,你老先下来...有事好好说.....”
    “爹.....爹.....”
    “吾心...有......不.甘....啊....”
    “爹,你先下来,我们不管你,你先下来,你老想明媚春天的隐形怎样就怎样,这样行了吧。”
    梅四爷听了这话,不唱了,向后朝了朝手。两小伙子急忙过去,扶四爷下来。刚一松手,梅四爷双膝一软,差点跪在地上。两儿子赶紧搀扶着梅四爷回家去了。
    梅四爷是公认的好嗓子,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说梅四爷说得比唱的还好听。虽然我常到他家去听故事,但我就更喜欢听他唱戏。
    梅四爷说:“我死后要和桂芳埋在一起。”大家听了打着哈哈笑,当时也有人劝梅四爷,人家那边有丈夫,有儿子,有孙子,你不要给自己找麻烦。桂芳就是在四爷家照顾四爷的那个奶奶,现在我叫她四奶奶。我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叫她四奶奶时(母亲让我叫的),梅四爷乐喝喝的给了我一捧奶糖,大白兔的,有二十三颗半,有一颗只有一半。
    梅四爷再次到桥上来的时候,四奶奶已经走了五天。村里人从桥上过,刚开始的时候跟梅四爷开开玩笑,说些找乐子的话。后来就关心的提醒梅四爷家里的存折钱什么的有没有丢。再后来大家从桥上过看见梅四爷就顺口问,还没有来。梅四爷点头叹气说,不来了,不会来了。
    梅四爷依然到桥上来,拄着拐杖,靠着护栏站着,给我讲故事。梅四爷讲故事老爱时不时停下来,沿着铁轨往西看,问我有没有看见四奶奶。
    我说:“没有,没看见。”
    “再仔细给四爷看看 。”
    “不是.....没有....”
    “不会来了。”梅四爷说。
    大概一个月,反正很久后的一个下午,我作完暑假作业,到桥上去听梅四爷讲故事。梅四爷没有来。我一个人在桥上玩了一会后,就跑到梅四爷家里去,看见梅四爷头上敷着白毛巾躺在藤椅里,四奶奶正端着药罐往碗里倒药。
    四奶奶的丈夫从桥上走过来的时候,穿着一件雪亮雪亮的白衬衫,在白色太阳照射下,就像一个披着盔甲的圣斗士。
    四奶奶的丈夫走到我面前说:“嫂嫂,跟你打听点事。”
    母亲抬头看了看问他有什么事。
    “嫂嫂,跟你打听个人”,四奶奶的丈夫顿了顿接着说,“一个六十左右的妇女,叫桂芳,到你们这儿来照顾照顾人,你知道吧。”
    母亲侧头皱眉疑惑地说:“没有啊,..没有这么个人。”
    四奶奶的丈夫笑着说:“嫂嫂,你又何必瞒我,我一路打听过来的哩。你这儿有个唱戏的梅四爷,我没说错吧....”
    母亲见瞒不住就问他:“那你老是她什么人啊。”
    “我,嫂嫂,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就是桂芳她丈夫,前几天刚从牢哩出来,到这儿来找她回去。嫂嫂,就麻烦你跑一趟,叫她来。”
    母亲去梅四爷家时,梅四爷正躺在藤椅里休息,看见母亲慌慌张张从桥上一路跑来。
    “四爷,四奶奶在吗?”
    “找她有什么事吗?在菜园里。”
    “四爷,人找来了。”
    “人,谁来了。”四爷坐起来问。
    “还能有谁,四奶奶那边那个。”
    “哦。”
    “四爷,你说要不要告诉四奶奶。”
    “说,当然要说。三嫂,麻烦你到菜园帮我找她回来。”
    四爷刚躺下又坐起来,关掉咔咔响的电风扇,然后又躺下。帮四爷打盆水来,梅四爷发现我在门口时叫我。四爷洗完脸,从兜里掏出五毛钱,叫我到街头的商店买糖吃。
    母亲说,她到菜园去时,四奶奶正在菜地里浇菜。母亲把事情告诉四奶奶。四奶奶说,我就怕他打我,三嫂,你去讲,就说我不在家,出去了,不在家。
    母亲领着四奶奶的丈夫来梅四爷家,经过门口时,站在门口张望的四奶奶低着头说:“你来了。”四奶这个夏天,男性白癜风患者要防晒奶的丈夫嗯了一声,横眼瞪了四奶奶一眼,径直走进屋。
    后来大家都说梅四爷不亏为十里八乡响当当的戏子,心惊肉不颤,颇有大将风范。我之所以这么快就告诉你们谁是胜利的一方,是因为这一段记忆在我脑海里非常模糊。在大家口中流传的是,四奶奶的丈夫到梅四爷家后,梅四爷大步向前同四奶奶的丈夫握手,热情地招呼四奶奶的丈夫到桌前坐。桌上摆着喷香的好酒和一桌子水果零食。那场面,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失散多年的老战友相聚。两人喝着酒,说着知心话,气氛融洽得让赶来看热闹的乡亲们多少有些失望。最后,梅四爷对四奶奶的丈夫说,老哥,我理解你,将心比心,大家都是希望老来能有个伴,能有个人在身边说说话,喧个寒问个暖。老哥,不如这样,这事我们就叫桂芳自个儿作个决定,这么样?如果桂芳愿意跟你回去,我二话不说,立马收拾东西让他跟你回去。如果桂芳愿意待在我这破地方,就请你......
    四奶奶的丈夫听完一口喝掉碗中剩余的酒,站起来,看着四奶奶问:“桂芳,就一句话,跟不跟我回去。”
    “你..回去吧。”四奶奶说。
    有人说,梅四爷是个人精,他早就和四奶奶商量好了,单等着四奶奶的丈夫进套。还有人说,梅四爷怕四食用火龙果益身心奶奶的丈夫动粗,还叫三嫂喊了几个青年过来。
    关于这些,我不清楚。反正我到桥上去玩的时候,四奶奶的丈夫已经走了,围在梅四爷家看热闹的人也已经散了。我站在贺家石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