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回复: 0

    黑色牡丹

    [复制链接]

    2794

    主题

    2794

    帖子

    844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49
    发表于 2018-5-17 0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黑色牡丹
          
       
          
        刀片无声地划过她的手腕的时候,她感到那金属片的冰凉和坚硬。他眉头紧皱了一下,嗯了一声,因为疼痛。血珠渗出来,比任何一种颜色都还要耀眼。然后便是汩汩的血冒出来,滴到水里,静静地漾开,一丝丝的红色,渐渐地变淡,最终还没来得及消失,便又有一滴滴了下来。越来越快,显得急凑。她低着头,看见一滴滴的血溅到水里,这就是她的血了,它们多么温暖 ,这些平时在血管里的液体,多么鲜艳,没有与外界接触过,却隐藏了太多太多的情愫。她觉得那血漾着,像一朵盛开的牡丹。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潮的时候,是十三岁的夏天。阳光明媚而耀眼,她穿了一条纯白的棉布裙子。老师叫她到黑板上去做题目,可她还没走到讲台上,老师就叫她回来了。她不解地回到座位上。那是一道竞赛题,很难。但是她能够做出来,她知道。同桌凑过来轻轻地‘说:“你来那个了,裙子也脏了。”忽而的,她的脸就很热很热了,她知道同桌的“那个”指的是什么,虽然没有人告诉过她,但是她看过的许多书上有讲到过。她回去了,换了件黑色的裤子。去旁边的商店买了卫生巾,同桌告诉她的。爸爸出去卖水果了。那个女人,在她五岁的时候走了,她的哭喊最终没能留住那个女人。她后来知道她嫁给了一个很有钱的男人。她拿起那件脏了的裙子,看着那晕染的鲜红,觉得那就是白布底上开出的一朵繁盛的牡丹。她的嘴角浮出浅浅的笑,意味深长。她走到厕所把裙子洗干净,晒在了太阳下面。
        她一天天地计算这日子,高考临近的时候,她常常在梦中惊醒,梦到鲜红鲜红的血朝她涌过来。成绩出来了,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报一所很好的重点学校。而她在她的志愿表上全部都写上了A校的名字。她所有的老师都迷惑不解,她则轻轻地笑着走了。留下了班主任一脸的惋惜。最终,她被如愿录取。
        开学的时候,爸爸要去送她,毕竟离家有那么远,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但她固执地拒绝了。走时,她握着那个男人的手,看着男人满是沧桑的脸,看见了他耳鬓的白发。这个男人,生活磨掉了他所有的锐气。她最终放开手,头也不回地上了火车。她知道,那个男人一定会目送她离开,她却倔强地同身边的男子换掉了窗边的座位。
        大学里的情侣很多,她不是一个笨女孩。她知道自己有花一样姣好的面容和别人无法企及的窈窕身材,不比那些满脸脂粉的女百辣云给身体带来的益处孩子逊色。追她的男生很多,她却一一拒绝了。她总是想起那个卖水果的男人,他的白发,他的皱纹,他的被生活涂满沧桑的脸,她觉得他就是一头老老实实耕作的水牛,默默度过了自己的一生。她想,他肯定是痛的。
        A市里总是灯红酒绿,车水马龙。A校里许多有姿色的女孩被那些闪烁的霓虹灯吞没了。她们带着满脸的脂粉气,穿着时尚昂贵的衣服,眼神里满是妩媚和妖娆。天黑的时候,小车将她们接走,半夜的时候又送回来。
        星期六,她没课,她精心打扮了一下自己,穿了套时尚的短裙去了A市最大的宾馆。宾馆很豪华,一群群西装革履的男人拥着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出入,她知道,这里面有很多A校的女生。
        她对一个经理模样的男子说:“我要见你们老板,我想在这打工。”男子惊愕地看了下她带她见了老板。那个男人坐在转椅上,五十岁的样子,胖胖的,有着生意人的精明的脸。她想起她爸爸,那个在风霜雨雪中卖水果的老老实实可怜的男人。她知道,他心里肯定是痛的。她知道他没了笑,除了疲惫。老板悠悠地看着她,说:“你想在这打工?”她看着他的眼睛,说:“是的。”于是,她成了宾馆里的服务员,周末和平常不上课的时候就来这里打工。工作并不难,端些菜,拿些单子给客人什么的,她总是微笑着,她知道自己的笑容并不难看。客人有时候也会同她开些玩笑,时而地占些小便宜。她像接受新知识一样消化了,也不生气,只是笑容越来越妩媚。
        办公室的门微掩着。她知道老板还在里面。她换掉工作服,穿上中午来时的吊带的裙子。灯光印着她白皙的皮肤,很是性感,何况她并不丑。她对着镜子浅浅地笑,意味深长,十分妖媚。走出洗手间 ,她去倒了杯茶,盈盈款款地推开办公室的门。老板抬起头看见她,说:“下班了?”她没回答,走到老板面前递过去,说:“嗯,要走了,见您还在这,就给您倒了杯茶给您。”递茶的时候,她的手似乎不经意地碰到了老板的手。灯光柔和地散着,窗外早已是霓虹闪烁,如此醉人。她和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她知道,他应该闻得到她身上刻意抹上的香水的味道。老板抿了口茶说:“你真的很漂亮。”她能明显感觉到他眼中的热烈。她紧紧地盯着老板的眼睛,妩媚地笑,凑倒他的耳根,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地说:“真的?我有那么漂亮么?”她的手在他的背上轻移。她从不怀疑自己的美丽。他紧紧抱着她,她心里涌起阵阵的快意,脑子里闪过五岁时的画面。那个女人离开了,她不断地哭喊,把喉咙都撕裂了,却最终没能留住那个女人。卖水果的男人紧紧拥着她,最后她在他结实的胸膛里昏睡了。第二天,阳光射进窗户,照着她的眼睛,她感到生涩的疼痛。她烧掉了与那个女人有关的所有东西。看着跳动的火焰,她嘴角浮上浅浅的笑。
        她看见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血,那么热烈,渗到暗红的沙发上,是一朵诡异的黑色牡丹。她同那些满脸脂粉的女孩一样了。只是她知道,吞噬她的不是灯红酒绿,而是她自己,是五岁时那个让她哭掉毕生眼泪的傍晚。
        她不再去宾馆打工,她知道那些客人会想念并以最快的速度遗忘掉她。他们喝酒的时候或许还会醉醺醺地问那个漂亮的小姐去哪了呢?
        在租来的房子里,她常常对着镜子微笑,以胜者的姿态。她也会打电话回去说:“我在学校好好的。”她也会听到那个男人满是沧桑与怜惜的声音:“好好读书,并记得爱惜自己。”“爱惜自己,呵呵”,她对着镜子笑:“我会快乐。”
        老板不时地来看她,并以最快的速度买给她想要的东西。每一次她都会用笑着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用最柔媚的话语说:“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的。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好。”老板也总是开怀的一笑:“或许你总有一天会毁了我。”然后便紧紧地抱住她吻她。
        她想她最终有一天要毁了他的。于是她毫无顾忌地打电话给他,无论何时,只要她乐意。三更半夜时,她也会发短信给他,说写暧昧的话,她想,她该市一剂催化剂了。她知道也从不怀疑自己的魅力。老板再三劝阻她当他在家的时候不要打电话或发信息给他,他说不想毁了他的家。
        她拿起眉笔仔细地描眉,她忽而就想到“蛾眉”了,飞蛾扑火,我是一只扑火的飞蛾么?家,什么是家,我,卖水果的男人,算么?那么,那个女人呢,她应该摆在哪个位置呢?缺了一个角,还能算家么?呵呵,家,每一个人都有家么?
        她仍旧无节制地任性着。直到那个女人来找她,给了她一巴掌。她捂着脸,狠狠地瞪着她。然后不屑地笑起来:“你也会有今想要美的身材这些食物不能少天,十四年前你离开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哈哈哈哈……”房子里充斥着她胜利的笑声,她看见那个女人白癜风早期如何治疗谁能告诉我惨白惨白的脸,听见自己血管里血液悸动的声音。
        第二天,她听到那个女人是讯息。她坐到镜子前,看着脸上暗红的掌印,放肆地笑起来。可她分明看见 了眼角滚出的闪亮的液体。这是她十四年来的第一滴眼泪呵。本以为眼泪在五岁的那个黄昏已经终结了的。
        中午的时候,学校里人潮涌动,人声鼎沸,阳光在枝头欢快地跳动,青春的气息一展无余。一群女生嘻嘻哈哈地拥进宿舍,谈论着美好的人生。忽而,一个女生尖叫起来。然后她们就都看到了那摊殷红的血迹,粘稠的,散着悠悠的光,像一朵张开着的黑色牡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