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回复: 0

思念

[复制链接]

6273

主题

627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18
发表于 2018-6-12 12: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思念
      
   
    想念你,在日与月的穿梭中...在昼与夜的交替中...在黑与白的转换中...在那些难眠的深夜中......
      
    初秋的天气,凉爽怡人。
    他抬头看腕表,暮色来临前赶回市区正好接她下班。
    推了饭局,他驱车自她办公楼下,静静候着。
    他并不是很有耐性,只是今天,想给她个惊喜。
    楼上的灯接连灭掉,三三俩俩下班的人群之中始终不见她的身影。
    半个钟点后,他还是拨了她的电话。
    “酸人?”他轻轻唤。她嘱他出差在外天凉加衣热茶暖胃少喝醉,很酸吧,她自嘲,他便唤她酸人。
    “啊,等我下,”电话那边的嘈杂渐渐小声,“刚刚很吵,都听不清,现在好多了吧?今天办公室阿丽过生日,大伙儿商量好好热闹热闹。”隔了电话他也能看见她此时的眉飞色舞。
    “少喝点!”他提醒,她胃不好。
    “在太白居吃醉鸡,这儿的黑麦生啤口感不错,然后去K歌,哈哈。”她爽朗地笑。
    “小日子过的蛮滋润嘛。”他打趣。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她忽然扭低声调。
    “想我就直说嘛。”他嘿嘿。
    “没有!”她很干脆。
    “真没有?”他追问,叹口气,“唉,那我不是亏大了,见天白忙乎。”
    “白忙乎?”她不解。
    “想你啊。”他的心乱跳喉咙发紧又如柳絮拂过。
    “我也想你的,乖!”她低低叹息,“你在哪里?吃了吗?”
    “我在你身后。”他轻笑。
    “骗子!哪有?!”她微嗔,“就知道骗我。”
    “小芮。”远处有人叫她。
    “去吧,他们在叫你。”他提醒。
    “再说会嘛。”她不依。
    “乖了。”
    “好吧,我去了,你乖乖地听话记得想我!”
    “你很罗嗦。”他笑。
    “就罗嗦,怎么地吧?!”她咬着唇,似笑非笑。
    他的心一阵收紧。
    “小芮,”远处的叫声近了,“他们在叫我,等下再聊。”
    “去吧,少喝点。”他再次提醒。
    “知道啦,你也很罗嗦!”她笑。
      
    “恩?等下,我出去接。”然后耳筒里有人起哄。
    “小芮,谁啊这么神秘?”
    “哈哈哈。”
    “当然是朋友喽”有人怪声怪调。
    “男朋友?BF?”
    “老李,现在叫好朋友,你落伍了。”
    “哈哈哈哈。”
    “今天这么好知道给我打电话?每次都说忙忙忙。”她低声笑。
    “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他反驳。
    “就知道对我凶!”她咬牙。
    “哪敢对你凶?!胡说八道!”他抬高声调。
    “现在就在凶!这么大声!”
    “嘿嘿,我就那娥啊,不,比那娥还冤。”
    “鹅?呆头鹅吧?”她吃吃笑。
    “呆头鹅?你喝多了吧。”
    “没喝多啊。”
    “酒气冲天,酒味逼人,还没多?”
    “是面若桃花眼波似水。”
    “媚眼如丝?请问媚给谁看?”
    “你啊,可惜你又不在。”她幽幽。
    “我不在你准备媚给谁看?”
    “谁爱看谁看,哈哈”
    “.......”他闷哼听她得意的笑惹他牙根痒痒。
    “怎么不说话?”她忍住笑。
    “想听你说话。”
    “有什么好听的。”
    “有啊,喜欢听,傻吧。”
    “我的傻瓜!”她低低叫道。
    “宝贝儿,我想你!”他热切。
    “我也是,你在哪?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无奈。
    “我在你身后,嘿嘿。”他傻笑。
    “又来!这招已过时能否来点新创意?!”
    尽管她知道他在逗她,还是第N次回转身,呆住。
    他含笑立在那里。
      
    “小芮。”远处的呼唤渐渐近了。
    “你在这里啊害我好找,快点回去了,切蛋糕了,这位是谁?”阿丽的眼睛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着他,“不给介绍介绍?”
    “哦,”她贪婪地从他脸上收回忘形,“石磊,阿丽,今天的寿星。”
    “生日快乐!”他说。
    “谢谢,走吧,一起来吧,古人说添人添寿。”
    “你们去吧。”他看她。
    “......一起去吧,”她微微点头,目光舍不得离开他的略显憔悴胡髭横生的脸。
    “这么快上海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就带我见亲友团?不是你的作风。”他低声在她耳边呵。
    “大家普通朋友嘛,有什么?”她斜睨。
    “哦,普通朋友啊,”他点头赞同,拐角处阿丽的身影刚闪过去,这边厢他拉她入怀,很很地吻下去,胡碴刺痛她的唇她的脸,她贪婪地享受他的索求,热热的鼻息喷射让她窒息晕眩。
    “干嘛咬我?”他叫痛。
    “傻瓜!这里是公共场所啊!”她推开他,满脸红晕,“一会又得出来找。”
    “早知道好歹收拾下再来见亲友团。”他摸摸脸。。
    “普通朋友嘛,随便点。”她逗他,伸手给他整整衬衫领子。
      
    他们并没轻易放过她的所谓普通朋友。而他的固执(不让她为他代酒)和直爽让他们居然不忍心群起而攻。
    看他摇摇晃晃从洗手间出来,她迎上去,给他擦脸上的水珠,心疼地责怪,“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了嘛,逞强!”
    “你的亲友团,不能喝也得喝,喝死也得喝,不然你不是很没面子!”他傻笑。
    “傻瓜!喝多没人能替你受那份罪!”她又好气又好笑。
    “宝贝儿,生气了?”他低头吻她的耳垂。
    “色魔啊!”她跳开去,“这可是公共场所!”
    “那又咋样?男欢女爱天经地义!”他理直气壮,逼过来。
    “大BT!怕怕”她忙一溜烟躲开。
      
    次晨,阳光刺痛她的眼,伸手揽去,他已不在。
    餐桌上有准备好的牛奶面包煎蛋,冰箱上有他贴的条,“凉了微波炉热下,多睡会,乖乖地,KISS YOU,BB!”
    依窗抱臂,迎着秋日的风她不自觉地嘴角微扬,想那个石头一样的男人,“傻瓜!”她喃喃。
      
    石磊工作的性质,他们总是聚少离多,甜蜜和着思念,匆匆又白癜风医院匆匆。
      
    在石磊第N次推迟婚期后,小芮终于发脾气下了最后的通牒,但那个礼拜石磊还是没能赶回,电话总不在服务区。
      
    一个月...两个月...六个月...N年后,小芮做了别人的新娘。
      
    又一年的初冬,小芮独自去看望早逝的父亲,陵园的角落,小芮汲水为父亲的墓碑清洁。
    蓦地,她呆住,烈士墓群靠路的这排,竖着的那座墓碑有清晰的字深深刺痛她的眼,石磊之墓。
如何诊断白殿疯   看日期该是自己给他的最后的那个礼拜。
    有泪,自脸颊缓缓流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