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回复: 0

    黎明游戏 (下)

    [复制链接]

    6273

    主题

    627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18
    发表于 2018-6-12 14: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黎明游戏 (下)
          
       
        三十三节
        冥人走下楼梯的时候,渡河龙鳞已经在大厅中恭候了。
        “你的动作比我想象中快多了。”冥人说。
        “是你太慢了。”渡河龙鳞说,并抬头看了一眼准备从楼梯上下来的人们。
        “我们正式游戏吧。”冥人提刀走向渡河龙鳞。
        “我一直等待这一刻,你别让我太失望!”渡河龙鳞蓄势待发。
        “峨嵋,拜托带大家离开。”冥人头也不回地说。
        “你呢?”怜心问。
        “我会跟上你们的!”冥人说。
        怜心看了一眼冥人的背影,第一个走下楼梯。
        渡河龙鳞见众人要离开,意欲上前阻止,而同时一道白光在他眼前掠过,他停止了脚步,一柄尖刀擦过他的面颊,将刀身埋在了渡河龙鳞身后的墙上。
        “你的对手是我。”冥人将所剩下的一柄刀在手上旋转了一圈,冲向了渡河龙鳞。
        冥人的攻势迅猛凌厉,渡河龙鳞只能一边躲避一边后退,同时,众人纷纷逃出了旅店大门。
        冥人见大家已经离开,暂停了进攻,“看来这身体并不容易控。”
        渡河龙鳞才发现他已经受了许多刀伤,“你身手不错,是个像样的对手!”
        “承蒙夸奖!”冥人再次冲向了渡河龙鳞,他的身体像是一枝离弦的箭,这是一记志在必得的突刺,刀尖,已经很接近渡河龙鳞的身体,而冥人的手腕,却被渡河龙鳞紧紧攥住;渡河龙鳞手上用力,冥人的手腕发出了一连串儿的脆响,他的刀从手上落下的同时,渡河龙鳞冲着冥人的腹部踢去。冥人被渡河龙鳞踢飞,撞上墙壁,又坠落下来,背靠着墙坐起来。冥人看了一眼手腕,他的手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掉转,他的左手抓住右手,深吸一口气,用力,右手复位,相伴而来的疼痛和叫喊被冥人紧咬的牙关吞下。
        渡河龙鳞拾起掉在地板上的刀子,“这你是从厨房拿的吧?”他欣赏着不锈钢刀身上的光泽,“很锋利!”
        冥人没有回答,他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并试图站起来。
        “你也许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来,我一直在思考生命的意义。”渡河龙鳞看着冥人说,“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可是讽刺的是,一旦我试着站在人类的角度思考生命的时候,生命就不再属于人类。生命总是呈现出我眼中的意味,预示我知道了问题的答案,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毁灭!”一瞬间,渡河龙鳞举刀冲向了冥人。
        电光火石。
        冥人将埋入墙壁的刀子拔了出来,拦住了渡河龙鳞的进攻,两张面孔,距离如此之近。
        “收起你的那些废话吧,让我告诉你!”冥人对渡河龙鳞说,“你永远无法理解生命的意义,原因在于,你不是人类!”冥人猛踢对手,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人类,才有资格求解生命的意义。”
        渡河龙鳞笑了,“也许,你说得没错,可惜,光是耍嘴皮子,可赢不了游戏啊!”
        冥人已经到了渡河龙鳞面前,两人又战在了一处。两柄刀上下翻飞,飞溅出朵朵火花,两人的速度不分上下,只等待可以决定胜负的时机,而这个时机,已经落在了渡河龙鳞的手上,他已经注意到每当冥人向右移动的时候,上身的左侧会出现短暂的空隙,而这就是渡河龙鳞要把握的机会。
        冥人再次移动;
        “就是现在!”渡河龙鳞挥刀直刺向冥人的左耳。
        冥人却微微笑了,“抓住了!”冥人抬起左臂,渡河龙鳞的刀贯穿冥人的左臂;与此同时,冥人的刀刺向对方的胸口,刀口直没刀柄。
        渡河龙鳞倒地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破绽是冥人故意留给他的。
        冥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渡河龙鳞一点点儿拨出贯穿左臂的刀子,“你还是欠火候……”
        房间里安静下来,冥人听见雨声渐渐清晰,他在想怜心等人大概已经上路了吧,冥人不知道这场游戏是否已经结束,他只是感到疲倦将他的身体吞没,他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向着楼梯走去,他要处理掉渡河龙鳞的尸体,避免魔鬼借尸还魂[url=http://m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39.net/news/a_5326271.html]白癜风多长时间能治愈[/url]。
        就在他转身走了几步之后,却感觉背后声音非常,就在他转过身的同时,渡河龙鳞手中的开火了。
        冥人虽然中弹,但是并未击中要害,他就势翻滚进了吧台后面。
        渡河龙鳞朝着吧台连开了几,空着的手抽出刺入的刀子,“你以为这样就解决掉我了?你太天真了!别忘了我是本尊!出来啊!让我们一决胜负!”渡河龙鳞一边喊着,一边向吧台走去。
        冥人的伤并不重,只是擦伤而已,他蜷缩在吧台后面,情况对他极其不利,对方有,而且击中心脏的方法并不能让渡河龙鳞倒下,这时,冥人抬起了左手,看着手表,不是为了看时间,而是手表中的“菩提子”,一个可以暂停时间3秒钟的小装置,对于冥人来说,他只有一次机会,3秒钟的机会,在3秒钟内,他必须杀死渡河龙鳞,否则……
        “我想你现在正在想,如何利用你的‘菩提子’来击败我,让我给你点提示;”渡河龙鳞谨慎地靠近吧台,“除非割下头颅,否则,你攻击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你听明白了吗?”渡河龙鳞已经冲到了吧台入口,举起了:吧台里空无一人!
        “这是?”就在渡河龙鳞惊异的时候,有物从厨房里飞出,渡河龙鳞下意识地一击中飞出的灭火器,罐子爆裂,碎片和泡沫乱飞。
        渡河龙鳞视线不清,但是他听得见有声音迅速向自己接近,他知道这是冥人的脚步声,他甚至听得出冥人已经拾起了落在地板上的刀子。渡河龙鳞的膛里还有最后一枚,他在等待,等待给予冥人致命的一,他双手握住了,喊着:“3秒钟!你杀不了我的,3秒钟!”
        突然,声音停止了,就在同时,冥人出现在了渡河龙鳞的跟前!
        “就等你了!”渡河龙鳞朝着冥人的头部扣下扳机;
        与此同时,冥人按下了“菩提子”的开关。
        3时41分16秒,时间停止。
        在静止的时间里,计算3秒钟的时间,转瞬即失。
        时间再次流动,渡河龙鳞的发射出最后一枚,但是,冥人已经不在他的口下了。渡河龙鳞的呈现出退膛状态,微微青烟从膛中升起。
        冥人的声音从渡河龙鳞背后响起,“你说错了,3秒钟足够了!”
        渡河龙鳞的颈部一道细细的伤口,正在渐渐变粗,然后……
        冥人听见渡河龙鳞倒地的声音,他转过身来,看着倒在地上的渡河龙鳞,累得瘫坐在地板上。
          
        三十四节
        3:56,旅店。
        当冥人提着一桶煤油走下楼梯的时候,大厅乱糟糟的地面上,却没有了渡河龙鳞的尸体!冥人扔下煤油桶几步跑到大厅里,渡河龙鳞倒下的地方血迹犹在,首级和躯干全都不翼而飞!
        冥人四下环顾,疑问或者说是莫大的恐惧撞击着他的心:在哪里?尸体去了哪里?我失手了吗?还是被欺骗了?冥人在大厅中不断地转身,像一只失常的钟表顺时针、逆时针的来回旋转着。
        “你在找我吗?”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
        冥人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一柄尖刀就刺透了他的身体,刀尖从胸前穿出。冥人口吐鲜血,感觉一阵湿冷的气息贴近他的耳朵。
        “我低估了你的实力,这是我的失误,”渡河龙鳞在冥人的耳边低语,“不过,我及时纠正了偏差,因此,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渡河龙鳞转动刀子,从冥人身体里传来一串碎裂的声音,“虽然我知道菩提子可以暂停时间,但是没想到……算了,这不重要了,你已经再没有多余的菩提子了!”
        冥人还是艰难的转过脸来,血染红了他的怒目和切齿:“我斩下你的头……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任何一具傀儡,我都可以寄住其中呢……”渡河龙鳞说着,房间的阴影中走出若干人来。
        在冥人的眼底,幽暗的轮廓渐渐清晰,“神父!……鲛!……乘风!”
        渡河龙鳞抓起冥人,提离地面,血滴,淅淅沥沥地落下,“这场游戏,你出局了!”渡河龙鳞抽出刀子,松开手,冥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渡河龙鳞扔下刀子,对三个傀儡吩咐说:“交给你们处置了。”
        渡河龙鳞拔腿就要走,却被冥人抓住了脚踝,“等等……还没结束呢……”
        “不,已经结束了,”渡河龙鳞回头看了一眼,“他们会将你吃得片甲不留,这场游戏,我赢了!”渡河龙鳞大笑着离去,冥人看着他从自己张开的指缝间远去,而三个傀儡的阴翳却将他笼罩住了。
          
        三十五节
        冥人的身体被翻了过来,他看着三张狰狞的面孔,了解到他在几分钟之后的境况,不禁笑了出来。他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赶到这里,只是想在魔鬼动手之前,多拯救几条性命,可是,他非但没能挽回什么,自己也将终结于此了。
        “这就是命运吗?注定我谁也救不了……”冥人想着,鲛已经张开了口,准备从冥人身上撕下第一块血肉。
        “嗨!”有人突然大喝一声。
        三个傀儡几乎同时向大门口望去,也几乎同时,峨嵋手中的朝着鲛开火了;一枚9毫米击穿鲛的头,鲛晃了晃身子,倒了下去。
        冥人看见峨嵋和怜心提着出现在门口,怜心看见倒在地上的冥人,开始大叫他的名字;另外两具傀儡对视了一下,向两侧跳开;峨嵋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手中的在喷射;傀儡的行动速度超常,从地板上跳到墙壁上,又到天花板上,峨嵋追着乘风的傀儡射击,可惜,一个个弹孔无不钉在乘风刚刚停留过的地方。
        怜心已经到了冥人的身边,她看着冥人的伤口,“冥人……冥人……”
        “当心!还有一只我没有看到!”峨嵋一边更换弹夹一边对怜心说,就在同时,乘风从空中扑向了峨嵋,将他手中的和弹夹都打落,乘风的双手紧紧锁住峨嵋的喉咙,将魁梧的峨嵋压制在地板上;峨嵋一边用右手扳开乘风致命的封锁,一边挣扎着抬起左手,摸索了几下,抓住了乘风的下巴,然后猛地向一边拨去。峨嵋听见了关节错位的声音。
        乘风的头被拧向了一边,与肩膀形成一个骇人的角度,而此刻,它的眼睛正盯着怜心这边。乘风发出一阵毛骨悚然地笑声,然后反方向旋转自己的头颅,很快,眼睛再次俯视倒在地上的峨嵋。
        “不错!”峨嵋看着头部归位的乘风,掉落在一旁的已经装弹完毕,在口和乘风面部之间的距离,已经无需瞄准,峨嵋扣下扳机,乘风的身体向一边倒下。
        怜心看着冥人的嘴在一张一合,俯身凑近他的面孔,用耳朵贴近冥人的嘴唇,捕捉着那宛如耳语般的声音,声音在轻轻敲击空气成型,断断续续在呼吸间的词句被串连起来:
        “把……你的…………给……我……”
        怜心直起身来,看着奄奄一息的冥人,不明白冥人的意图;冥人看着她的眼睛,还在用微弱的声音陈述、请求;怜心打开转轮的撞针,一枚随着旋转推入膛中,放到了冥人的手中;冥人似乎在用全身的力量吸气,令怜心意外的是,冥人突然举起了对准了她!
        峨嵋将口指向冥人的时候,冥人开了。
        擦过怜心的面颊,射中从隐蔽处扑向怜心的神父的头部;当峨嵋掉转口的时候,神父的身体已经从半空落下,重重摔落在地白殿疯病板上;怜心回过头看看被冥人击倒的敌人,又回过来看着冥人;冥人垂下手臂,用很低,但是可以辨认的声音说:“扶我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