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回复: 0

这方土地还能留住什么?

[复制链接]

326

主题

326

帖子

10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6
发表于 2018-11-8 06: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天凉了,秋天的气息好象也来得欢快;死寂了一个夏天的大脑这阵子仿佛突然有了生机。我是一个很不安分的人,特别是脑细胞,只要有了个好的环境,好的契机,我总是会做出让别人看不习惯的事情来。走在社会上好多年了,就因为这个我没有少吃亏,也没有少遭罪。不过人这东西就是怪,有时他有一种连自己也想不明白的冲动,那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每年我都要留出这么几天时间去农村采风;今年也许是天气的原因,或是自己的心灵冲动来得更加莫名其妙,所以在一个有着习习秋风的日子里,我习惯的背上自己很少离身的行囊起程了。不过这回和往时有点不一样,昔日总是带上专题前去,今天却是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想去农村看看。不知是因为自己从小在农村生长,还是农村给人们留下的思考太多,总之,只要是心灵有了冲动,我就想去农村走上一走。

  这回选了一个自己从来没去过的小山村;说是山村其实并不是很确切,因为我们这里属于黄土台原,是丘陵地带;不过我去的村子在一面黄土坡的下边,从远处看,还真象是在山脚下。因为路不是很远,所以比原计划早到了一个多小时。看看表才九点多钟;要知道在我们这里的农村,人们吃早饭的时间一般都在十一点多。为了不让村民们尴尬,也为了不让自己早患了白癜风在生活中需要注意哪些早的进入心灵的磨难,我就一人在村口欣赏起自然风光来。

  黄土原上的秋天还真的有那“天高云淡”的味道。不知是治白癜风那家医院好点这里少了污染,还是这里天成有一种洁净,总之,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中,人对大自然就会有一种无形的向往和爱恋。我听说这个村子很小,只有二十几户人家;所以我想这个时候是不会碰到人的。于是我拿出照相机,撑好三脚架,想就这里的天然美景留下自己心灵的渴望。

  “呵呵!是城里人吧。”身后有人说话。

  我回头,原来是一位年轻人赶着两头牛从村外走来,风尘仆仆的,好象头发上还有露珠:“你这是从哪里来呀?怎么这样早呢?”

  “昨天去山里放牛,晚上有雨没有赶回来,就在一个土窑洞过了一夜,今天天好,所以就早早回来啦;你这是……”

  “我是想上村子里的,可觉得时间还早,所以就在这里呆会儿。”

  “你这不是见外了吗,看来你是第一次来吧。”小伙子看来还挺开达:“走吧,那就去我家;不过咱这里穷,去了可别笑话;其实我们也想和城里人一样过上好日子,只是现在条件不允许,没有办法。”

  我和小伙子结伴而行,小伙子非要替我背上行囊,那种好客的热情还真让我感动。要知道,我这行囊平日里是不愿让别人乱摸的,因为里边有着快两万元的摄影装备,那可是我好多年的心血换来的;不过今天不知为什么,我却想让他背上一会儿。人的心态真的是好奇妙,看着小伙子背起沉甸甸的包,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怪异的念头,觉得这些装备要真是小伙子的,也许他会比我创造出更多的美感来。

  我向来认为,美就是一种自然!美就是一种和谐!也许只有在这样的风景中,美才真的有意义。

  来到小伙子家,看起来还真是很贫穷;两孔土窑洞,他们一家五口人住一孔,做饭也在里边。可能是小伙子这样的事情平日里发生多了,看女主人也没有觉得什么;她可能是看到了有客人来,只是很平常的问了一句“昨晚没有淋上雨吧。”

  “没有。对了,这是城里来的客人,不过不是当官的,人家是照相的。”我没有想到小伙子会做这样的介绍;要知道,“官”这个字在城里,在城里人的心里,那可是一个神往呀!怎么他要这样对女主人说呢。

  “那就好,客人快请坐;看看我这家真是不象个家,不好意思。”听女主人的口音是河南人,不过小伙子是本地人:“你们五口人就住在这里?”

  “是呀!就这还是孩子他爸耍赖弄到手的。”女主人说:“要知道,我们全家是黑户,没有户口。”

  “你快去做饭,你应做个素食爱好者给客人说这些干什么。”小伙子显然是不愿让我知道这一切,因为刚才我们在进村的路上有过交流,我能感觉出来,作为男人,黄土原上的汉子,他多少还是有着自己的自尊心。

  “好好,我不说了,我去园子摘点菜去,你们说。”女主人朝我一笑:“对不起。”

  “谢谢了。”也许是职业的习惯,也许是这孔土窑洞留给我的思索太特别,所以,我想和小伙子就从这里说起:“你们是回族?”

  “是的,你看出来了。”小伙子好象还有点不很理解。

  “我从你家的墙上贴着的画看出来的。”严格的说,这里不算是一个我们常常理论上说的家,一张比双人床大好多的床,一个不知是哪个年代的柜子,还有一张绝对是解放前的桌子,除了对他们自己的信仰还留出一分尊重之外,在这里,你看不到他任何中国的痕迹。

  “我在这里快三十年了,当年我爸妈就在这里。我们是从山那边迁移过来的,也许我们不是本地人,所以就一直没有户口。”

  “那你们有地吗?”

  “有呀!我们五口人有三十亩地呢,是当年用我们在那个乡的地换来的。”

  “这么些年,你们就一直这样?没有去办户口?”

  “怎么没有呀!一直都在办,只是咱没有熟人,办不下来嘛。记得前些年,有一位姓杨的副县长还给有关方面写了条子,可是不管用;现在的人呀,你要办事不花钱,连门儿都没有。”

  “那他们为什么不办?总得有个说法。”

  “没有说法,反正就是不办。”

  “那前些年你们的农业税在哪里交呢?”

  “没地方交;不过乡上也有人来要过。我当时想,也许这还是个机会,说不定借着这个还能把我们的户口问题解决了;可是谁想人家说他们只管收税,别的不管;所以我们就说不到一起,结果人家把我给告到法院了,说我抗税。不过法院还能好点,开庭时我陈述了自己的理由,结果法官说休庭,这一休庭就是五年,现在也没有再开庭。现在国家不收农业税了,我的事情才没有人管了。”

  “我想不会的,那普查人口的时候他们……”

  “他们来呀,我给他们说,他们说自己光管数人头,别的不管;我就是弄不明白,我们一家人还是不是中国公民呢。去年我借了朋友一辆摩托进城办事,结果让交警拦下了,说我没有驾照,罚款不算,还非得让我办个摩托驾照。我说自己没有摩托,可人家不管,不然你的摩托车扣着不放。那就办一个吧,可人家要证明,我没有地方开呀,没有户口,没人管,跑了几天也无济于事;好在现在的交警有钱好说话,我多给了人家一些钱,总算把摩托要回来了。”

  “那你没有身份证?”我问。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媳妇是河南人,把户口开过来了,可没有地方落,现在还是自己拿着,也成了黑户啦。”

  “怎么会这样呢?”我这阵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眼前的一切,也许和小伙子一样,只能是困惑和无奈。

  “现在孩子要上学也是问题,人家要户口本,可咱没有,你说我该怎么办?”

  “去找县长,也许……”我知道自己说的多半是废话,可在这样的境地中,我还能再说什么呢?毕竟县长是一级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呀!如果找他也没有用,那我就实在想不出可怜的这一家人还有什么出路。

  “我找过,可人家不让见。”

  “不让见?为什么?”

  “说县长很忙,那有时间管这样的小问题。”

  小问题!都没有户籍了,现在那十三亿几几的人口里都没有这一家五口人了,说不定都没有国籍了,还是小问题。我在心里想着,只是没敢往嘴上说,我怕真要说了,这一切成了真的,那我这嘴还不又惹出祸端来。

  “好了,吃饭吧。”女主人大概觉得我们两个大男人也真是无聊,用吃饭兴许能堵住我们的嘴。

  那就吃饭吧,不管结局是什么,活命的饭还是要吃;就是没有了中国的户口,作为地球人,我想总还是要存在的。因为作为人,只要不被剥夺生命,也许就有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