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新洲之窗——新洲最大专业地方门户网站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回复: 0

西游外传之鼠恋

[复制链接]

326

主题

326

帖子

10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56
发表于 2018-11-8 08: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西游外传之鼠恋
      
   
    这是一座由玉石堆砌成的巨大床榻,两边高高垂下的帷幕闪烁着七彩光芒。床榻四周香烟缭绕,看不清是什么所在。不知何时,一道斜斜的阳光从很高的地方照下来,照在床榻上,反漾起一片的光彩。那仿佛是一袭镶了宝石的轻纱,轻纱下一团物体轻轻地蠕动,远远看好像是一具迷人的胴体。
    一名梳着双髻、清秀靓丽的绿衣小丫鬟穿过缭绕的香烟,来到床榻前,轻轻唤道:“夫人,夫人、、、、、、”
    轻纱下的物体发出了一声轻哼,那是一个妇人将醒未醒时发出的慵懒声音。此刻阳光更加明亮,照在床榻上,如同铺了一床的金子。露出轻纱外的皮肤白癜风的原因及治疗的时间常识物体映入小丫鬟眼帘,那是一个硕大的鼠头:毛茸茸的小耳朵,微闭的小眼睛,长长的胡须,尖尖的足有一尺长的鼠嘴。这副可怕的画面被小丫鬟看在眼里,却白癜风疾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只引起一声轻笑:“唉,夫人累了,睡得连原形都露出来了。这叫唐长老看见了可怎么好?”
    鼠头轻轻一抬,两只鼠眼陡地睁开。就在这一刹那,小丫鬟眼中的可怕鼠头变成了一张千娇百媚的妇人脸庞,那细眉如烟,双目如星,琼鼻樱唇,粉面桃腮,加上那一束瀑布般的秀发,真个是千种风情,万般媚态。
    夫人撑起玉臂,从床上轻轻坐起,带着懒洋洋的声调笑问道:“我睡过头了么?唐长老怎么样,还是没有想通么?”
    小丫鬟一边扶着夫人下榻,一边叹道:“唐长老很固执,还是不吃饭,也不说话。一双眼睛只是朝高处望,似乎是等着徒弟来救他。”
    夫人冷笑道:“我这无底洞府胜过万丈深渊,连天上的神仙都找不着我,唐长老的几个徒弟怎么能轻易找着这里呢?他想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呀!”
    小丫鬟扶着夫人来到梳妆台前坐下,拿过一把玉梳,为夫人轻轻地梳理那长长的如绸缎般飘垂到腰间的秀发。夫人穿着一身几近透明的亵衣,美妙的身段如烟似雾地在衣下呈现。小丫鬟望着镜中夫人明月般美丽的脸庞,不由叹道:“夫人,你长得这么美,就是西天的菩萨也动心了,那个唐长老怎么就不开窍呢?”
    夫人微笑道:“你放心,他会开窍的,只是时间问题。我看得出,他其实已经对我动了心,只不过碍于面子,又怕他徒弟找到他。只要我封了这无底洞府,让他上天无路,让他的几个徒儿入地无门,我想总有一天他会顺从我的心意。”
    小丫鬟笑道:“我相信夫人的魅力,但夫人是何时看出唐长老对你动了心呢?我还以为他一直顽固不化呢!”
    夫人伸出羊脂白玉般颜色的玉臂,纤手从妆台上取过一个粉盒,往自己脸上轻轻涂着胭脂,微笑道:“从他见到我的第一眼起,我就看出他对我动了心。他的眼神骗不了我。当我变作被歹人绑在树上的女子来骗他的时候,我看出他其实已经信了他徒弟孙悟空的话,相信我是妖精,但还是要坚持救我。为什么呢?嘻嘻,因为他已经被我的美色征服,想多看我几眼,所以最终被我掳到这儿来了。”
    小丫鬟欢喜道:“只要他喜欢夫人便好了,就一定能与夫人喜结良缘。夫人,你先坐着,我再去看看唐长老,再去劝劝他早些回心转意。”
    夫人笑道:“你去吧,只是说话小心,莫要吓着了他。”
    小丫鬟嗔笑道:“这个我知道。夫人你就放心吧!看把你心疼得、、、、、、”
    夫人望着小丫鬟的背影如一阵绿烟般地消失在门外,不禁莞尔,随即又神色凝重起来,痴痴地想:“我的直觉真没错么?他是不是已经对我动心了?、、、、、、”
      
    亭子座落在一弯汉白玉小桥中间,桥下流水汩汩流过,水面薄雾蒙蒙,几株荷花的宽大叶片轻轻摆动,仿佛在雾中起舞的几道衣袖。一名年轻的僧侣在亭中石桌旁静坐,淡黄色僧衣轻轻飘荡。僧人仰望着亭子的一角飞檐,目光悠远,心思好像要随那飞檐向高空飞去。
    梳着双髻的绿衫丫鬟精灵般跑上桥来,出现在亭中,望着满桌子的水果和精致糕点,不由叹道:“唐长老,你还是不吃东西。跟我们夫人斗有什么意思呢?这无底洞府赛过人间仙境,不输世外桃源。你顺从了我们夫人有何不好呢?”
    玄奘收回望向飞檐的目光,瞧着小丫鬟,眼里淡漠得没有半丝情感,冷冷道:“你们最好还是放我出去。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你们是妖孽,但只要不要挡了我的取经之路,我会让我的徒弟放过你们。”
    小丫鬟吃吃笑道:“唐长老总算开口说话了。虽然说的不是什么好话,但比一个哑巴是好多了。唐长老,你还是吃点东西吧。如果饿出病耽误了与我们夫人的成亲,我们可担当不起呀!”
    玄奘拂袖道:“胡言乱语!”。转过身去,再不言语。
    小丫鬟正欲劝话,忽然亭外响起一阵清悦的笛声。玄奘举目望处,只见对面花丛中出现一名长发飘飘的白衣女子,双手举笛,两道洁白得几近晶莹的玉臂露在外面,那脉脉如秋水的目光向玄奘泼了过来。玄奘不由浑身一震,虽然立刻收摄心神,但还是忍不住想起数日前正午那副场景,当时这女子便是穿着那身雪白如云的衣衫,像一只娇弱的小鸟般被绑在林中树干上,朝玄奘哭泣着求救。经过无数西天路上的磨难,玄奘对大徒弟的话是越来越信任,当时悟空说这女子是妖怪,自己也相信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责斥着徒弟们救下了她?当时玄奘给自己找的籍口是,纵然她是妖怪,也是一个可怜的妖怪。看她如此柔弱无助,自己出于佛家的善念难道不该救她一下吗?后来玄奘也意识到自己找的这种籍口实在站不住脚,心底不由暗生恐惧:难道自己真的动了凡心,被她的美色所?玄奘实在不愿承认自己有这种想法,因为西天路上美妇招亲、桃花精怪、西梁女国、、、、、、多少次粉色诱惑都被玄奘轻轻拂去,难道这一次,自己就逃不过了?
    玄奘还想起自己十几天前做的那场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花猫,追逐一只雪白的小老鼠,追过一道道山,一条条沟,最后那只被追逐的小白鼠忽然停下来,用一种俏皮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正要扑上去,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也变成了一只老鼠,一只黑色的老鼠,与那只小白鼠一样大小、、、、、、梦醒后玄奘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二十几年的修行,自己感到已看破人间虚幻,极少做梦,更何况做这种怪梦。当时玄奘曾忍不住对悟空说起自己的怪梦,那猴王只是单掌行礼道:“师父切莫多想。弟子看你只是一路奔波太过劳碌,只要多念几遍心经,一切幻梦便可消散。”
白癜风用需搞清楚"四个问题"    想起老鼠,玄奘又是一阵竦栗。他记得自己幼年之时,特别害怕老鼠,一见那毛茸茸尖嘴的东西,浑身便起疙瘩。后来是被寺里师父一番教导开化之后,才感觉世间众生平等、万物齐一,便消除了心中恐惧。此刻想起老鼠,自己为何又感到幼年时那种惊恐?老鼠、、、、、、玄奘望着对面花丛中吹笛的白衣仙子,不由暗想:难道她是老鼠?鼠精?不可能,不可能,这么美的一名女子,无论如何不会与那丑陋的鼠类联系到一起。玄奘忽然又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想法已犯了戒律,慌忙再次收摄心神,想念诵起悟空所说的那篇心经,可是心经,那篇波若波罗密多心经,自己此刻竟仿佛有些记不住字句了、、、、、、
    白衣女子一曲吹毕,笛子在手中一晃,已变成一柄清光闪闪的长剑。玄奘不由一惊:“莫非这妖精见我不从,要杀我了?”
    白衣女子却轻轻一笑,扭动腰肢,挥动长剑,竟在花丛中跳起一支剑舞来。一层淡淡的白雾不知从何处涌来,飘过花丛,使得花丛中起舞的美女,翩翩更如仙子。
    玄奘再也收不回目光,呆呆地望着那窈窕轻舞的白影,望着那玉臂泛清辉,长剑抖银花,望着那黑发如流云,笑靥似春风,刚刚要念诵的心经,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白影蹁跹,飞舞似蝶,雾色朦胧中如同一幅淡雅的山水画。忽然一阵轻柔悦耳的歌声又在花丛中响起。玄奘仔细倾听着,她唱的是:“蓬莱仙岛竹屋冷,雷音寺外钟声寒。人间何处有乐土,无底洞下春风卷。”
    剑影过处,朵朵桃花纷飞。粉红色的花瓣漫空轻旋,如在为白衣女子伴舞。一阵淡淡的花香随风飘送过来,钻入玄奘鼻孔,那沁心的幽香久久难以消散。忽然一朵桃花轻轻地飞过来,如一只粉红的蝴蝶飞过流水,飞进小亭,那姿态仿佛要撞入玄奘的怀抱。玄奘不由伸手接住这朵桃花,感觉花瓣细滑,颜色鲜艳如美人脸颊。玄奘低头正自观赏,又听那女子唱道:“虽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十方。梨园子弟强欢笑,怎比白衣淡梳妆?吐星纳月千年过,只盼公子叩纱窗。万载修行如尘土,惟愿携手坐玉床、、、、、、”
    歌声柔美,一字字宛如短箭穿过玄奘的心。玄奘抬起头,那脉脉眼光又似秋水般泼了过来。白衣女子停止剑舞,身畔桃花纷纷飘落如雨。女子在花瓣雨中对和尚轻轻笑道:“长老虽有定力,却怎忍心辜负了妹妹的这番柔情?西天路远难寻,这眼前的良辰美景,长老真的要轻易错过吗?”
    玄奘躲不开女子的目光,终于叹道:“我纵然半途而废万劫不复,却怎么对得起跟我的那几个徒弟?他们一路跟着我跋山涉水受尽磨难,如今却要我抛弃他们,我实在是、、、、、、”
    女子闻言眼中掠过一丝喜色,忙道:“长老放心。我已经派人打听过,你那大徒弟孙悟空因为找不到你已经回了花果山,你那二徒弟猪八戒已与沙和尚分了行李各奔东西。长老,漫漫西游已经结束,剩下的只是你我之间的美好姻缘。”
    一直伺立在侧的小丫鬟笑道:“唐长老总算想通了,也算没有辜负我们夫人的一番美意。唐长老,既然你已做了决定,为何不把你手里的这朵桃花拿过去送给夫人,亲手给夫人戴在头上,也算向夫人表达一下你的心意呀、、、、、、”
    白衣女子嗔笑道:“丫头调皮!、、、、、、”一双眼睛却是盯紧了玄奘手中的花朵,那眼神的暗示令玄奘陡地起身,捏着花茎的手指不住颤动,和尚双颊绯红,却已忍不住出亭朝女子缓缓走去。
    小丫鬟拍手欢笑。玄奘刚走了几步,手中的花瓣忽然滑落。玄奘一惊,忙伸手去抓,那花瓣却在空中粉碎,随即迎风化作一道黄影。玄奘只觉眼前一亮,那闪闪的金箍、闪闪的火眼,一身行者衣、手持大棒、腰系虎皮裙的猴王已在面前。
    玄奘惊道:“悟空?!、、、、、、”
    猴王双目眨动,精光四射,一手持棒,一手向和尚行礼,躬身道:“师父怎可听妖精戏言?弟子一路追随你西行,只盼脱离苦厄早成正果,又怎会轻易舍你而去?纵是八戒心有不专,此刻也正在洞外林中与沙僧好好护着行李等你归来。我们都是你的好弟子,怎会轻易拆散而辜负了菩萨的点化?”
    玄奘闻言如被当头棒喝,心中悔愧不已,当下合掌道:“师父无能,动了凡心,辜负了弟子一路扶持。今日纵然是死,也万难赎罪了、、、、、、”
    猴王道:“师父切莫如此说。西天路上万般磨难,都是命中必有的劫数。今日待弟子收拾了妖孽,扫清了道路,你我师徒照样西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